人在江湖,很多时候身不由己,让刘紫曼无比郁闷的是,常德胜作为这次迁川活动,党组织的负责人,代表组织,提醒过她,人家不愿意回到的问题不要追问,六十六师这个特务营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所有报道特务营的文字,都要经过组织审核,最好提都不要提。

    包括一路下来,她的采访重点,都是迁川的实业家,以及四川的刘湘。

    平汉铁路,从保定到郑州,只有五百多公里。

    可是这年代坑爹的火车,每小时,不到三十公里。

    周小山觉得铁路边骑一匹蒙古马,都比火车跑的快。

    加上路上车站等候让行,预计一天一夜能到郑州转陇海线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无风的时候,火车窗户都不敢打开,空气中弥漫这煤灰。

    郑州到潼关,还有三百多公里,专列的火车司机告诉他们,全程两天两夜,差不多就可以到站下车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这个时代,最先进的交通方式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这帮子少爷兵熬疯了。

    因为要守着汽车,货物,分散警卫,火车货箱门都是半开,尽吃煤灰。

    周小山那个天天在河边烧水洗澡,宿营的毛病,传染了几百人。

    大热的天气,一天不洗澡,就觉得晚上闷罐车里睡觉都不香甜了。

    又不是打仗,还不能洗澡,一身的煤灰味道,连常德胜也耸着肩膀喊不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等到天黑后,小站加水,顺便巡视货物,他也从后面货厢,摸到了卧铺车厢里来。

    他跟郑春华来的正巧,正好这帮客商,教授都困了,周小山也回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“这次平津,征兵这么顺利,真的很谢谢你们两位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常和郑春华进来,打开门的周小山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们的力量啦?”

    难得,周小山那个混球,狗嘴里居然吐出象牙了,郑春华还不得抓紧机会挤兑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们的力量,有多少跟我们特务营来了?”

    常德胜哈哈大笑,完全没有吃瘪的觉悟。

    特务营的兵,精的跟猴一样,哪里看不出组织放了人进六十六师,不过这是组织的秘密,凭什么告诉你啊。

    “村花,南京政府,很不放心川军,在川军中,已经开始设立政训处了,他们派遣的这些人,跟蓝衣社特务组织,跟重庆行营,跟康泽别动队有很大关系。形势变了,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六十六师也要派?”

    “肯定,别说川军,湘军,西北军,桂军,东北军,都在派遣。六十六师在川军中,目标很大,川军其他队伍,也许还能让大帅派人充数。我们不一样,康兆明跟贺国光,肯定会重点盯着六十六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

    周小山掐指一算,郑冲该来了。

    康泽,贺国光被冯天魁耍的够呛,本以为派了个有杀父之仇的委座亲卫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娘的,郑冲是冯天魁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“常老哥,现在不是在六十六师发展你们组织的时候,有重庆行营的眼线盯着,容易造成无谓的牺牲。国家目前最重要的是统一战线,康泽此人,绝不是善男信女。通常听说康泽别动队,都以为是一只营连规模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